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七十七章 繁花吐蕊

时间:2018-09-15
我深情地对视着怀里的莉儿,目光落在她那张樱桃小嘴上,嘴唇薄薄的,很俏丽很诱人。一双大大的眼睛满含秋水,她的睫毛很长,眨动间带着一份灵性,加上一头长长的秀髮梳成髮髻,显露出一种成熟的气质,她今天穿着黑色的丝毛呢西服套装,脚上一双黑色的意大利细高跟鞋,更加显得清俏干练、高雅漂亮。
  我突然感觉到了下腹部开始发热冲动起来,是啊,刚才还在会场上落落大方给大家谈话的绝色女经理,就这么直接跪在自己面前替我含化了不知道有多爽呢。
  我没有说话,而是对着知情识趣的亲亲小老婆伸出了自己右手的小手指,向下勾了一勾。莉儿见我这样,虽然有些不快,刚才我表面上还是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现在却要让她为自己做这种事情。她无奈地对我苦笑了一下,低声来了一句,「冤家,你真是个死冤家!」说完恭顺地站起身来,走过去将门关紧,转身回来在我的皮转椅前面跪了下来,西服套装立刻被撑得紧绷绷的,显现出她溜圆的臀部和内里的那条亵裤的轮廓。
  我把头靠在了椅背上,嘴角泛起了一丝的得意的笑容,这个在外人眼中绝美不可方物的白领丽人,在我的面却成了服服帖帖的一头柔顺的小绵羊。漂亮女人这种东西,天生就是要男人来征服她的,只要征服了她们,那么天堂就属于我了。
  莉儿轻轻解开我的腰带,把裤子的拉链拉开。我抬高了一下臀部,方便莉儿把自己的裤子褪落到腿间。我的鸡巴还有些萎缩着趴在原地,像一条软绵绵的虫子。我闭目等待着享受,却总不见动静,不禁奇怪的睁开了眼睛。却见莉儿呆呆地看着自己的鸡巴。似乎觉察到我的目光,她抬起头来,动人的大眼睛满含着幽怨和无奈看了我一下,顿时让我怦然为之心动。
  莉儿用双手的手掌夹住我的鸡巴,在手心里轻轻的搓着,鸡巴软软的,像是一团面做的一样任她捧弄着。我闭上了眼睛,任莉儿搓揉着自己的鸡巴,享受着眼前绝色大美女的服务。是啊,想想一两年以前,哪里找这样的艳福啊,像莉儿这样的大美人儿,远远看看都得赶快低头,生怕冲撞了人家。如今是时来运转、紫气东来啊,我一边享受一边回味着生活的苦涩和甜蜜。
  莉儿感觉鸡巴渐渐的有些硬了起来,温顺地低下头去,微启红唇,像是对着一个初生的小婴儿一般呵护着手中的鸡巴,对着鸡巴的前端轻轻的呵着热气。我感觉痒痒的很是舒服,不禁挺了挺肚子,身子躺得更向下一点,心里暗想,莉儿最近进步可真快啊。
  莉儿伸出舌尖在龟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手中的鸡巴便微微的一颤,向下一缩。莉儿手掌底部合拢,捧住鸡巴,然后用两手的拇指,把包皮轻轻的拨下去,让龟头赤裸裸地跳了出来。
  莉儿是有洁癖的,她说过并不习惯给我吹含,只是顾忌到我的感受才委屈自己来伺候我。可能也正因为她不习惯用嘴,我才更喜欢看到她为自己口交时的那种略带厌恶,又不敢反抗的姿态。
  莉儿看着手掌中的鸡巴,轻呼了一口气,用舌尖贴住龟头的上端,微微的用力压住,舌开始在嘴里轻轻的旋动。我忍不住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把腿分得更开了一些。莉儿又把舌贴着龟头的边缘,转动自己的头,用舌把龟头给刷了一遍,然后张大了嘴巴,在吸气的瞬间把鸡巴含到了嘴里。把嘴尽量的张大,使鸡巴触到自己的嗓子里,用手捏着肉囊也含在了口中。
  我一下睁大了眼睛,脸上泛上了一层红晕,把手放在了莉儿的头髮上,一边抚着她黑亮的髮丝和俏丽的髮髻,一边看着眼前的美女努力忍着难受吞嚥着自己的鸡巴。真没想到莉儿竟然愿意为自己做深喉的努力啊!
  莉儿一口气忍得让自己快要窒息了,才缓缓的把鸡巴从自己嘴里吐了出来,她总是用这种近似于虐待的方式,让自己暂时忘却一下无奈和不惯。
  她并没有把鸡巴全部吐出来,而是留了龟头继续含在唇间,微微的喘息着,嘴巴鼓鼓的,像是一朵开放的美丽喇叭花,中间却插上了一根粗粗的肉柱,可是樱桃小嘴与粗粗鸡巴连在一起,却平添了一份淫邪的意境。
  莉儿一直低着头,看着我的被含了一半在自己口中的鸡巴,有时挑逗地抬起头来看着我脸上那征服的快感,我的手正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髮,可是那手带给她的不是温柔和抚慰,而是一种身体的战慄和震慑。
  她似乎在心中无言地歎息了一下,又一次把鸡巴深深的含在了口中,然后头开始埋在我的腿间,一起一伏的吸吮起来。此时,我的发洩和快乐,成了她头脑中的唯一目标,而自身的不快和感受早就退居次席了。我满意地抚摸着她的髮丝,带上了一丝的柔情和爱意。莉儿的小嘴很温暖,令我觉得自己的慾望渐渐灼热起来。
  我转头看向了窗外,这第八层的窗子外面,只有蓝天白云,远远的有几栋高层建筑遥遥呼应着。登高而望远,这才是一个真正成功的男人,想着脚下车来车往的人群,谁又能知道在他们的头上,正有一个大美女、绝色干练的女经理忍辱含羞跪着为我口交呢!
  我的嘴角带上了一丝的浅笑,一种优越感油然而生,情不自禁的用手抓住了莉儿的头髮,自己将鸡巴在她的嘴里抽动起来。男人,需要的是主动,需要的是去征服,只有这样,才能充分享受成功的快感。
  莉儿口中「唔……唔……」的叫着,觉得一阵又一阵的气闷,鸡巴在她口中不再由她主导,使她有些跟不上喘息,她微微的闭上了眼睛,头不由自主的来回摆动着。
  我的动作渐渐的加快了起来,猛地一下坐起身来,两手抓着莉儿的头髮,把她的头压向自己的腿间,鸡巴在她的口中连颤,一股酣畅淋漓的快感油然传遍全身,在我强压着的莉儿的樱桃小嘴深处,我的小兄弟痛快地潇洒泻了一炮。莉儿被噎得连着翻了几下白眼,差点晕了过去,但依然用柔嫩的舌头不停地舔拭着我的龟头,拼尽全力给我以完美的享受和发洩。
  好容易我鬆开了手,鸡巴带着长长的涎丝从嘴里抽了出来,莉儿张开了小嘴给我看了白花花一口,只见她深情地望着我,迷离秋水的大眼睛中带着点苦涩的微笑,她天鹅般修长的白嫩的脖颈处喉头略动了两下,那腥热的精液就这样被缓缓咽进她的肚子里……。
  当她伴着我重新回到会场的时候,任谁也想像不到宛若天仙、高雅美丽的她刚才忍辱含羞所做淫蕩下贱的一切。我径直向飞龙的讨论圈走去,而莉儿则分开融入了龙腾的讨论圈子里。
  飞龙这次总共也才来了七八个人,由李铭厂长带着正在对我的新年工作部署进行讨论,我一进来,大家全部都站了起来对我的来到表示欢迎。我对大家点点头表示感谢,并挥手招呼大家坐下。
  李铭用眼神向我请示了一下,我示意他继续刚才进行的讨论。大家都明白虽然他是厂长,我兼任的仅仅是主管新品开发的厂长顾问,但作为龙腾的总经理,我的权威是不容置疑的。李铭谈了半天,还是些表面文章,没有抓到重点,他是个干实事的,却不是个很好的管理型人才。我觉得没有必要再继续耽误时间了,便抓住一个间隙掌握了会议的主导权,谈了下刚才和潘莉一起酝酿的有关新的儿童保健品开发的想法,大家的兴趣顿时被调动起来了。我很清醒地知道他们的兴趣焦点并不在药上,而在于欧日的考察之行。
  「这次考察很重要,要选派作风正、业务能力强、有独到见地的同志去,」我打着官腔说着,心里却想着,重要个屁,到超市、药店多转悠一下,买点样品带回来就得了,关键要抓住一切机会,树立我的个人威信才是最重要的。「当然,我也想去,毕竟西欧和日本还都没去过,但现在公司正面临巨大的发展机遇,我必须坚守工作岗位,为大家的未来多操心。所以,我宣布……,」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以便全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我身上来。
  「由李铭同志担任这次考察组的组长,其余名单,由我亲自来定。」看着大家热切期待的目光看着我,想想当年还在飞龙一楼食堂打饭的情景,真是风水轮流转啊,这么一帮人,都看我的脸色行事,还是有点权好啊,有了这东东,大家都唯你的马首是瞻。
  飞龙这边散会以后我又来到龙腾这边,雯丽的组织才干的确很强,她见我一进来,便将她娟秀字体纪录下来的讨论情况给我看了看,我看基本达到了预期目的,对于龙腾在新的一年中如何扩大「生命原液」的销售提了很多有建设性的建议,同时潘莉也谈了对零售开拓的基本意见,对我来说都是很具启发很有意义的。
  想了一下,我做了总结发言。「大家谈得很好,但有一点没有得到明确。我想提个问题,你们知道为什么要努力扩大『生命原液』的销售能力吗?铺这么大的网目的在哪里?谁回答得让我满意现场奖励一千元。」
  有重赏在这里,又是总经理亲自出马提问,这么个出人头地的好机会对于现在这些拥有强烈表现慾望的青年来说简直是个致命的诱惑。大家纷纷提出自己的看法,有说挣钱的,有说提高业绩增加效益的,有说增强企业竞争力的,有说随企业的发展提高个人能力的。
  雯丽和潘莉都没有发言,下面的玉凤、谢娟和月琴也说不出什么来,她们和其他的人还是多少有些格格不入,看来今后还应该让她们多出来历练一下才对。
  说了半天还是说不到点子上来,看来这总经理还是得由我来当。我站了起来,全场一下安静了下去。
  「大家说得对也不全对,作为一个普通员工想到这些也就足够了,但说实话,作为一个老总,一个来自基层,和你们同龄,吃过许多苦受过许多罪的老总,」我抑扬顿挫地说着,心想老子现在享的福可上不得檯面了。「当领导的就要高屋建瓴,看得更远一点,看更高一层,我身上的担子重啊!」先来了个举轻若重。
  「所以我吃不好睡不香,就是要考虑到企业的发展和在座各位的前途。」我卖够了关子,看全场都看着我,心想差不多了,该来点真东西了。「龙腾是什么?是个很小的企业,现在全国有三万八千多家企业从事药品生产销售,GMP、GSP认证企业也数不胜数。龙腾的规模太小了,连别人的小拇指都抵不了。但是,我们要看到,大家凭着同舟共济、艰苦奋斗的精神,过去的一年里我们打了漂亮的翻身仗,企业扭亏为盈,新的一年我们要全力扩大销售能力,将整个营销网络铺遍全国,同时为进入国际市场做準备。」
  「首先,龙腾要上新产品,新产品也一定会打响。其次,龙腾还要扩大规模,全国药业即将面临重组兼併的浪潮,龙腾要致力于兼併别人,而不是被兼併。最后,龙腾应该成为一个响亮的品牌,前有同仁堂、胡庆余堂,今有哈药集团,这些都有其特点和优势,我们的目标就是他们。国内上市、国外上市,大家都成百万、千万、亿万富豪,这些,都从今天开始。」我说得连自己都被感动得有些激动起来。
  「有我在,大家只要跟上我的步伐,一切,……」我环视周围,笑了起来,最后挥了一下手用一句大跃进式的语言结束了这次讲话,「皆有可能!」
  全场的热烈掌声中,只有潘莉笑容中带点惨淡神情,她,知我太深了……!
  散会后我安排「五朵金花」和春花留下,分乘雯丽的奥迪A六、我的GL八和潘莉的桑塔纳去重庆小天鹅火锅店吃火锅,这在时下的江陵是最流行的。一进火锅店只见人山人海,幸亏提前定了包间,进去一看,华英带着亚丽和晓兰早已等在那里。
  「瑛侠呢?」我有些关心问起自己的小师傅来了,有些日子没见着她了,「回河南老家了,初二走的,她说这里是她的家,要团了年才回去。」华英答应着我。「她家里还好吗?」我关切地问,「不清楚,她只说回去看看,很快就回来的。可能是给她妈拿点钱回去。」华英笑着说。「走以前应该给我说说啊,让她多带点回去嘛。」我有些不悦。「瑛侠就是怕你给钱才没给你说的,她说平时受你的恩惠太多了,怕以后无法报答了,所以这次偷偷回去的。」
  我给莉儿简单介绍了华英她们三个,并谈了瑛侠的情况,华英她们都上前亲热地握了握手。对莉儿,我什么都不想隐瞒,觉得没这个必要。
  雯丽和潘莉左右陪着我入座,其他的女孩子都坐了下来。我一边品着这全国闻名的火锅,一边仔细品味着身边一群美丽的女孩子们。今天简直可以说是开「群英会」了,这些天使般的妻妾丫鬟兼女下属、女模特儿,个个风姿绰约,款款亭亭,冰肌玉骨,豆蔻年华,天鹅般颈项,在热气腾腾、流光溢彩中更显得迷离如仙,每一站立扭身旋转犹如空中抛出一条条美丽的孤线,浑身飘洒下叫人魂蕩神驰的香气,叫人吸着不由得增加了肺活量,真正沉浸到烟波浩渺的梦幻之中,诱得我心驰神往、趋之若骛……。
  只和雯丽、潘莉乾了两杯红酒,意兴阑珊中略有些迷糊了,想到后面还有事情便用「随意」答谢了后面所有的敬酒,包括月琴和玉凤都只是简单在唇上抿了一口。女孩子总要温柔一些,大家都不硬劝,最后改喝起了饮料。
  八点钟从小天鹅出来,我们来到了旁边的天福茶楼,在这里找了个僻静的房间边喝茶边开起了「繁花药业」的筹备会来。
  我先给大伙儿讲了关于「繁花药业」的初步设想,谈到意义的时候我说,「你们跟我这么久了,牺牲了许多,很多时间孤枕冷裘过度过寒夜。我想了许多,我到底该为你们做什么。给钱?当然可以给,但钱总有用完的一天。『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用自己的资金建立一个繁花,搞好了,就是一个下金蛋的鸡啊。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业,和大家息息相关,自己的铺面,自己的资金,自己的市场,自己人来管理,把江陵弄好了还有省里,省里弄好了也就够了,全国甚至世界就不去想了,毕竟这样的企业应该将风险意识放在第一位来考虑。」说到这里大家都或多或少明白了我的一片苦心,连亚丽和晓兰的眼中都充满了热切和期待。
  随后我让潘莉介绍了怎么给这个即将诞生的孩子取名的,莉儿看了我一眼,有些高兴地讲述了起来,「当初白秋和我谈这个设想的时候,我也挺激动的。考虑到是我们自己的公司,觉得取『繁花』这个名字挺好的,繁花似锦,代表好兆头,读起来也琅琅上口呢。」我笑着呼应了一下,「当时一听这个名字,我还以为是影射我什么呢。」
  女孩子还有些发愣的时候,雯丽最先反应过来,「白秋,是在影射你啊!说你身边女人多,繁花锦簇啊!」大家都笑了起来,我大度宽容地来了句,「女人多就多嘛,我是你们的冤家,你们又何尝不是我的冤家。我这辈子可能没有后代了,上面也都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所以我挣的每一分钱,都是你们的,连企业都要为你们而建,莉儿取的『繁花』两个字实在是太精闢了。」
  随后我们简单议定了繁花的人员安排,有我和雯丽在这里,当然主要听我们两个的,潘莉是唯一有发言权的,但她是当事人,不好多说什么了,只是谢娟原来提议为总经理秘书,最后按莉儿的要求改为总经理助理。
  繁花的初步结构很简单,名单如下:。
  繁花董事长白秋
  副董事长江雯丽
  总经理潘莉
  副总经理辜月琴
  总经理助理谢娟
  公司董事会由前面的三人组成。
  其次我简单通报了「云凤」的组建情况,春花是那里的经理。我把目光转向卧龙来的那几个女孩子身上,前面的都顶上去了,这就是我的预备队了。「仙娇和桂华做好準备,很快就要考虑把你们调过来」,这两个小妮子上次春节表演实在出众,再不能继续埋没下去了,我去旅游的时候就想着把她们调到身边来供自己享用,也给她们更多的发展机遇。
  「卧龙那一片,还是华英继续分管,亚丽和晓兰暂时不动。」听我这么一说,华英的脸上依然是喜悦,但亚丽和晓兰刚才还满怀期待看着我的目光却一下黯淡了下去,我看在眼里,却没怎么往心头去,毕竟她们两个对我来说都没有了什么吸引力。不过后来发生的一切来看,她们的归宿并不算太差。
  最后我拿出了一张纸,这是最重要的,有家庭的安排,也有工资安排。工资方面的普涨让大家都很高兴,同时许多人都有了新的任用,大家觉得肩上的担子愈发重了起来。我清醒地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就是多给她们压担子、帮着她们解决问题,只要她们把身上的潜能发挥出来,女人依然可以像男人一样办好每一件事情。
  「多学习,多进步,繁花能否盛开就看大家的了。」我话这么说着,心里却想,有我和雯丽、潘莉的努力,繁花果然能盛开吗?